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宜嘉】Fear

▶没太多剧情的车

▶一方订婚设定,慎入


Tips:[¹]戒指戴在左手中指意为订婚。

     [²]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代表未考虑结婚的热恋。


=


一开门就凶猛地朝着对方唇角咬上去的王嘉尔为他的热情付出了应得的代价。

段宜恩关门落锁一气呵成,未等他把自己扯向床便将人抵在墙上吻了个严实。王嘉尔惊呼一声,肩背撞到墙上一众大灯小灯的开关,迅速熄灭了玄关处一排碍事的照明物。

黑暗使他们的喘息声更重了几分。他被段宜恩扣住腰和后颈,只能仰头一...

【宜嘉】Capture(上)

 写着好玩的(


▶涉及内容:ABO/孕期车/一些私设

▶黑帮老大段x间谍嘎    内含大量狗血,慎入


=


凌晨一点半。

呼——呼——

凛冽的夜风在耳边咆哮,王嘉尔却只听得见此刻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跳声和自己的喘气声。

身后十几米开外凌乱的脚步和追赶他都无心顾及,那些人追不上自己,也不会随便开枪,他知道——段宜恩一定要抓到他,活的他。

再亲手把他折磨至死。

五个小时前,他想的是他终于逃出来了。

深夜的街道漆黑寂静,这个城市的居民们都心照不宣,零点后的大都市就像一张血盆大口,危机重重。

王...

【宜嘉】畏罪

又名《被亲哥抓包后该怎么办》


卡丁车……信我,车里有爱

没什么逻辑

▶涉及内容👇🏻

少量BDSM情节 年龄差7岁的骨科

雷勿入


——


王嘉尔正在酒吧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惊慌失措着,他的哥哥就已经气势汹汹地走向了这边。尽管他已经飞快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此刻能想到的所有古今中外神明的名字以祈祷他哥没有发现他简陋的藏身之所,但隔间的门仍然被重重敲响了。

“开门。”来人沉声道,似乎压抑着滔天的怒气。

你发什么脾气,是我莫名其妙地很——王嘉尔刚一皱小鼻子嘴一撇,那门又被敲了两下。

“王嘉尔,开门。”他说,“我的耐心有限。同样的话我不会重复...

【宜嘉】世纪相遇

现实向,短篇完,觉得是甜的
改了一些地方

虽然是没有那么早遇见的故事,但初衷是,你们能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配合2016的年度发糖剪辑效果可能更好……

正文

人生最前头的几十年,生命的指针走得很快,青春光鲜亮丽,生活充斥着斑斓色彩,但每一年、每一月,甚至每一日都是有意义的。
人生的最后几十年,岁月和光阴的流逝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六十五岁、七十五岁或八十五岁都似乎已经趋近于相同。生命的开头往往浓墨重彩,而尾端却被碾成极细的一条线。
我们将这条线笼统称为“晚年”。

如果你在晚年时期遇见了一个本该早就造访的人呢?

— —

王嘉尔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秋日天空晴明,阳光温暖和煦,懒洋洋地催人睡意。
港城的秋季不算太冷,老城区仍然保...

【宜嘉】王嘉尔的二十个小秘密

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王嘉尔在刚见到段宜恩的时候,就被那张仍然青涩稚气却仿佛会发光的脸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2.
他和段宜恩曾因为刚出道时的诸多不适应和想家的情绪面对面坐在一起掉过眼泪。

3.
私下交流得多的缘故,王嘉尔会在各种场合更加关照慢热内向的段宜恩一些。

4.
段宜恩因为自己的动作语言而笑起来时,王嘉尔会特别有成就感。

5.
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人,既互补,也容易产生摩擦。
段宜恩和他每次吵完架开始冷战的时候,节目上他都会克制着自己不要像往常一样cue他,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偷偷往段先生绷着的脸上飘。

6.
王嘉尔故意让自己更加融入欢快的气氛,旁若无人地和teammate打闹,却又偷偷地去看段宜恩的表情。

7...

【喻叶】衣香鬓影

一个小短篇

背景民国,私设多可能会有bug,不要考据我

戏子攻真可爱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朋我】正人君子

一个小短篇

因为原著要命的交换身体设定,这是两人未交换的世界的故事,半架空,梗来源于原著第一个宅子

其实没有车,找不准lof的和谐标准,走个外链

想欺负白白嫩嫩的江烁啦


不老歌

【周叶】麻醉师 01

……这大概是个坑吧(。)

有点带感的类型,还没想好后续,慎入


不老歌


如果有看不了的,晚点我再补个别的试试OTZ

【周叶】白头尽

  已是暮冬时节。
  雪已落了一整夜,却仍未停。
  叶修在身后那人的怀抱中轻轻翻了个身,和他便几乎要贴上般的近。
  他端详着熟睡的人的面容。
  闭着双眼毫无防备地睡着时,平日的锐利锋芒就敛了起来,想他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轮廓硬朗俊美,本就是无双的模样, 在单独相处时还经常会抿着嘴拿双大眼睛瞅着自己装可怜。叶修有些感叹这个小侯爷一定是被老天爷派下来专门整治自己的,不然怎么无师自通地每次都找得到他的死穴让他心软?
  叶修心中忿忿不平,照着他的薄唇抬头就是狠狠一咬,那人却在此时醒了过来。
  周泽楷迷迷糊糊被咬了一口醒来...

【西叶】眉,眼

    池面因他的动作泛起了波纹。

    有月光穿透云层洒了下来,照在他眼前这个人裸露的皮肤上。
    空气中缭绕着淡淡的药香,水雾蒸腾。而眼前人的皮肤莹润如玉,与淡褐色的池水相衬显得愈发白皙。
    他伸出一指轻轻按上眼前人的颈侧,沿着脖颈至肩的弧度轻缓又带些力道地摩擦而过,将覆在上面的细小水珠尽数拭去。
    叶孤城的双目轻阖,略有些乏力地靠在池边。
    ...

© Cumulo-nimbu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