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t'aimais,je t'aime,je t'aimerai.

【宜嘉】狠狠 01

◎竹马  /  情敌变情人

赛车内容瞎写(()

不是很长

=

“天空塌下去 下去冰峰也共对 共对海底爱下去 负伤累累”

C国,S市。

车身流畅的银白色曲线晃花人眼,四轮急速变向,车尾回扫,稳稳进站。
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这是今年的第十四场短道拉力赛。以1.02秒微弱优势胜出的段宜恩走下车,双手取下头盔,两指并拢向欢呼着的观众席送去一个飞吻,王嘉尔紧随其后朝黑压压的人群摆摆手。
段宜恩偏头看他,与热闹背景格格不入般,声音低沉,眼神冷漠地不近人情:“这次是你输了。”
碍于比赛规则只好在心里对他狂比中指的人笑容僵硬,模式化地像刻出来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段宜恩,我们走着瞧。”...

【宜嘉】空穴来风

又名《毒唯史上打过最疼的脸》

已修改 爽文,放心食用

◎娱乐圈设定 


前段时间朋友“两家毒唯结婚吧,太般配了”之言的脑洞,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对唯饭无恶意,请勿对号入座


=


七月。

随着气温逐日攀升,暑期档也满满当当起来,铺天盖地的综艺节目晃花了观众的眼。在这个人们纷纷致力于搞笑的时代,弹幕评论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唯有一档节目堪称综艺界的清流,粉丝们弹幕撕逼,评论掐架,微博互喷,贴吧引战,场面一度无法控制。究其原因,竟是这档综艺邀请了两位有名的演员作为节目长期嘉宾:

段宜恩与王嘉尔。

说来奇怪,两人被同家公司...

【宜嘉】畏罪

又名《被亲哥抓包后该怎么办》

 卡丁车……信我,车里有爱


◎涉及内容👇🏻

少量BDSM情节 年龄差7岁的骨科

雷勿入


——


王嘉尔正在酒吧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惊慌失措着,他的哥哥就已经气势汹汹地走向了这边。尽管他已经飞快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此刻能想到的所有古今中外神明的名字以祈祷他哥没有发现他简陋的藏身之所,但隔间的门仍然被重重敲响了。

“开门。”来人沉声道,似乎压抑着滔天的怒气。

你发什么脾气,是我莫名其妙地很——王嘉尔刚一皱小鼻子嘴一撇,那门又被敲了两下。

“王嘉尔,开门。”他说,“我的耐心有限。同样的话我不会重复第三遍,”王嘉...

【宜嘉】世纪相遇

现实向,短篇完,觉得是甜的
改了一些地方

虽然是没有那么早遇见的故事,但初衷是,你们能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配合2016的年度发糖剪辑效果可能更好……

正文

人生最前头的几十年,生命的指针走得很快,青春光鲜亮丽,生活充斥着斑斓色彩,但每一年、每一月,甚至每一日都是有意义的。
人生的最后几十年,岁月和光阴的流逝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六十五岁、七十五岁或八十五岁都似乎已经趋近于相同。生命的开头往往浓墨重彩,而尾端却被碾成极细的一条线。
我们将这条线笼统称为“晚年”。

如果你在晚年时期遇见了一个本该早就造访的人呢?

— —

王嘉尔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秋日天空晴明,阳光温暖和煦,懒洋洋地催人睡意。
港城的秋季不算太冷,老城区仍然保...

【宜嘉】王嘉尔的二十个小秘密

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王嘉尔在刚见到段宜恩的时候,就被那张仍然青涩稚气却仿佛会发光的脸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2.
他和段宜恩曾因为刚出道时的诸多不适应和想家的情绪面对面坐在一起掉过眼泪。

3.
私下交流得多的缘故,王嘉尔会在各种场合更加关照慢热内向的段宜恩一些。

4.
段宜恩因为自己的动作语言而笑起来时,王嘉尔会特别有成就感。

5.
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人,既互补,也容易产生摩擦。
段宜恩和他每次吵完架开始冷战的时候,节目上他都会克制着自己不要像往常一样cue他,但是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偷偷往段先生绷着的脸上飘。

6.
王嘉尔故意让自己更加融入欢快的气氛,旁若无人地和teammate打闹,却又偷偷地去看段宜恩的表情。

7...

【朋我】正人君子

一个小短篇

因为原著要命的交换身体设定,这是两人未交换的世界的故事,半架空,梗来源于原著第一个宅子

其实没有车,找不准lof的和谐标准,走个外链

                想欺负白白嫩嫩的江烁啦      


走ao3


微博:

http://weibo.com/5330230079/F5tNq7ipP?from=page_1005055330230079_profile...

【周叶】麻醉师 01

……这大概是个坑吧(。)

有点带感的类型,还没想好后续,慎入


走ao3补档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33976

【西叶】眉,眼

    池面因他的动作泛起了波纹。

    有月光穿透云层洒了下来,照在他眼前这个人裸露的皮肤上。
    空气中缭绕着淡淡的药香,水雾蒸腾。而眼前人的皮肤莹润如玉,与淡褐色的池水相衬显得愈发白皙。
    他伸出一指轻轻按上眼前人的颈侧,沿着脖颈至肩的弧度轻缓又带些力道地摩擦而过,将覆在上面的细小水珠尽数拭去。
    叶孤城的双目轻阖,略有些乏力地靠在池边。
    ...

【西叶】淡淡

时至早春,冬日的脚踵踏出的雪痕好像还未融化,冷意也尚未退却,万梅山庄的白梅已悄然开放。

恰在这时有场雨落了下来。

树林间,那人的剑仍未见停顿,白色的身影在梅间翩然穿行,入眼皆是一片剔透的、蕴着雨雾的白。

西门吹雪撑着一把青伞,缄默着立在林前。

十丈开外,一阵缥缈却仍不失凌厉的剑气直直地划空而来,却刚好在他跟前骤然停下。

剑气所过之处,有莹白的花絮絮落下。

有人从这落梅中走出来。

“你怎么来了?”叶孤城淡淡地问,将剑收入鞘中。

“……”西门吹雪将伞朝他的方向稍稍偏了些,沉默地伸出来手,拈去他衣襟上的花瓣。

叶孤城突然抬了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半晌才说:“西门……你不必……”...

© Cumulo-nimbu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