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t'aimais,je t'aime,je t'aimerai.

【宜嘉】狠狠 01

◎竹马  /  情敌变情人

赛车内容瞎写(()

不是很长

=

“天空塌下去 下去冰峰也共对 共对海底爱下去 负伤累累”

C国,S市。

车身流畅的银白色曲线晃花人眼,四轮急速变向,车尾回扫,稳稳进站。
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这是今年的第十四场短道拉力赛。以1.02秒微弱优势胜出的段宜恩走下车,双手取下头盔,两指并拢向欢呼着的观众席送去一个飞吻,王嘉尔紧随其后朝黑压压的人群摆摆手。
段宜恩偏头看他,与热闹背景格格不入般,声音低沉,眼神冷漠地不近人情:“这次是你输了。”
碍于比赛规则只好在心里对他狂比中指的人笑容僵硬,模式化地像刻出来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段宜恩,我们走着瞧。”
——众所周知,这两人从今年的第一场比赛开始就杠上了。若说去年那场F1grandprix上段宜恩输给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王嘉尔,并且让他一战成名这件事是导火索,那么去年年底J国GT耐力赛中王嘉尔所在团队的败北,就是引着火药的那一点火星。如王嘉尔所言“胜败乃兵家常事”,外人早先也瞧不出内中暗涌,直到年初首赛,一向友好的Jackson在以2.83秒的优势再次获胜,对走下车照常取下头盔一脸“我性冷淡”的Mark挑衅般地吹了声口哨,并夸道:“Handsome rallyman”时,看到Mark堪称冷酷的表情,看客们才纷纷意识到了不对劲。
23岁的段宜恩自三年前开始进行正式比赛就是赛车界的一个传奇,练习时间仅仅只有两年,在非场地比赛上就已经无人能出其右。他连续三次获得WRC第一,是外界所称的雨林雪地和沙漠中穿梭自如的“traveler”,甩尾技术顶尖,在节奏的掌握上堪称天赋异禀,因此每每在非场地比赛上横扫千军,对于场地比赛却一直处于玩票性质。
直至去年F1后起之秀王嘉尔胜出,这位被寄予着厚望的少年一路披荆斩棘,一赛成名。
王嘉尔17岁时就拿到了Roosevelt的offer,本该是物理系高材生一名,却在毕业后放弃了学业进入车队练习。牢固扎实的理论知识和一流的抓地力跑法让它成为当之无愧的“场地比赛天才”,20岁的新人首秀就获得了雷诺第一的好成绩,初出茅庐的他单人赛几乎每战必胜,继同年直线竞速第一后又在次年的F1上赢了一向心比天高的段宜恩,因此免不了被冠以“长江后浪”的芳名。
然而他二人是不同性质的选手,王嘉尔对于对手的随机应变能力强,段宜恩对赛道的变幻莫测得心应手,本来不是一个路子的车手,流言蜚语迟早要销声匿迹。谁知让人跌破眼镜的是,那次败北后Mark就开始全身心投入场地比赛的练习,让“杠上了”传闻再次坐实,并不负众望地在初赛翻盘胜利。
今年,二人又在短道拉力赛事上轮流展露锋芒,一次次刷新个人纪录,遥遥领先第三名已成常事,仿佛只有对方才是能够格跟自己角力的人,活生生把这个对新人柔和友好的项目玩成“殊死搏斗”。


“下次见。”段宜恩还是那副八风不动的样子,随手将被汗湿的额发拨上去露出光洁挺廓的前额,目不斜视地转身。
二人间箭弩拔张的气氛全被观众看在眼里,外面“死对头”的说法传得沸沸扬扬,却鲜少有人知道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甚至曾经是最亲密、最默契的朋友。

=

段宜恩小时候住在姨母家,与王嘉尔恰好是邻居,两人从小就厮混在一起,是同穿一条开裆裤互弹小jj的情谊。
段宜恩小时候黑得跟个泥猴似的,尽管机灵得很,却全然不似王嘉尔一样在学校做个守规矩的好学生。他视学习为粪土,整天跟不好好用功的人打球打牌,兴致来了就打打找学生麻烦的小混混,玩些有的没的,只好歹没走上什么歪路,就是免不了沾上点吊儿郎当的匪气。
说起来怪,单就力气来讲王嘉尔明明略胜一筹,但打架方面段宜恩简直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于是你帮我打看我不爽找我麻烦的,而我帮你写作业,这么互帮互助和谐共进了好多年。

只是一升上高中,泥猴段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在家里养了一个暑假,面皮就白得像要发光,换了个发型配上副圆框眼镜,五官精致的先天优点显现出来,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超脱气息,“疯兔”气质不复存在,竟然还认真搞起了学习。本来也聪明,努点力也是能算优秀的人,像引而不发的箭,一时间就突然耀眼起来。人说“女大十八变”,王嘉尔觉得这人简直“男大八百变”。他自己十九年来一直开朗跳脱讨喜得很,没什么变化,自然就对最好朋友的转变深有感触:一向对什么事都兴致缺缺的人脾气不再过分外露,骨子里剔不掉的邪气却张狂地过分。这样静与动的两个优秀的人走在一起十分夺人眼球,一直是学校里人尽皆知的搭档,形影不离,还被调侃很是般配。

直到高二那年,他们喜欢上同一个女生。

=

“No,Mark,call me Jack,Jack!”王嘉尔对他挤眉弄眼,靠窗坐着的Rose在抄一首英文诗,侧脸娴静美好,金发微卷,阳光下好看地不真实。
“Jakcson.”段宜恩想也没想,干脆地拒绝了。
有着小心思的人却坚持不懈:“Jack.”
“王嘉尔。”不假思索地。
“是Jack!Jack&Rose的Jack!”
段宜恩皮笑肉不笑,“嘎嘎。”
“……”王嘉尔觉得真是输给他了,段宜恩只要这么叫自己,他就只能举双手投降。
一边的Rose转头看过来,王嘉尔朝她挥手,段宜恩微微点头,露出一个笑容。
后来每每想起,他还是会觉得自己傻透了。怎么那时就没看出来Mark也喜欢Rose呢?

偶然间发现Mark会给Rose宋他亲手抄的诗歌时,王嘉尔其实没觉得尴尬,小小吃惊了一下“啊原来Mark你竟然藏这么深”并感叹了不愧是好哥们儿连喜欢的类型都一样以后也就没有把这件事再整天放在心上。本来男生间的友谊也就比较单纯,这事影响不到他们的关系,况且这时候他们已经一起开始迷上了赛车。
大概情敌间能和平相处都是因为喜欢的人还未做出选择。一年过去,Mark抄的诗已经有厚厚一摞,王嘉尔送完了所有色系的发卡,也拿到了心仪学校的offer。谁知这年情人节,就在他正准备跟Rose告白时,女孩却给了他一封信,让他转交给段宜恩。
王嘉尔竟然异常平静地想,这就是情书吧。
给Mark的情书,会是怎样的呢?

“还给她吧。”段宜恩只看了一眼信封,神色依旧淡然。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她吗?
他依旧无动于衷,像在陈述一个事实:“你喜欢她。”
“可是你还不知道吗,她……”
段宜恩终于正视着王嘉尔了,看他激动地双颊泛红,又低下了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嘉尔发誓他从没这么生气过,他恨不得把段宜恩从窗口扔出去,“你这是让着我吗?你把我当什么?你把她当什么?”他气得发抖,“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认为你能安排其他人的生活?”
“我没有。”段宜恩皱了皱眉,“实话说吧,嘉嘉,我放弃她了。我下个月底回LA。你喜欢她,就跟她在一起,对她好一点。”
王嘉尔老半天没回过神,呆呆重复道:“LA?赛车吗?段宜恩,你疯了?”
“我没有,”他又说,“这是我的梦想。”
王嘉尔一下子哽住,乱七八糟的情绪齐齐涌上来,最后只剩下难以言表的委屈。
他愣愣地问:“你的未来,没有我的一份吗?”


=

三月底是王嘉尔18岁的生日,Rose送了他一个大蛋糕,他却提不起一个真实的笑容来。聚餐开始一个小时了,段宜恩还没出现,他应该不会来了。
他陪他过了13个生日,这次会缺席吗?

今晚他喝得有点high,散席时他迷迷糊糊地问Rose:“Mark要出国了,你知道吗?”
“知道啊,”Rose笑着拍拍他的肩,搀着他往外走,“我知道没人劝得住他,那天是想最后再试一次的。Jackson,我相信不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不会快乐的,你和Mark都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喜欢我。”
王嘉尔下意识想反驳,走出餐厅大门时的一阵寒冷夜风忽然迎面吹来,冻得他一个哆嗦,顿时酒醒了大半,定睛一看,不远处有个人正站在树下。
Rose正想离开,段宜恩忽然开口:“不用了,我晚上11点的飞机,说完就走。”
他走了过来,张开双臂,深深叹了口气,拥抱了灵魂出走的王嘉尔。
“嘉嘉,”他说,“你有更好的路可以走。”

所以王嘉尔拼命证明了,赛车就是于他来说最好的路,他不会有更好的路。



tbc

嗨,嗨……是不是非常粗长的一章?我回来了(要点脸)


老段的话是回答森尼之前的问题,不会为了和他一起而让他放弃理想的大学的

评论(9)
热度(43)

© Cumulo-nimbu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