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t'aimais,je t'aime,je t'aimerai.

【西叶】淡淡

时至早春,冬日的脚踵踏出的雪痕好像还未融化,冷意也尚未退却,万梅山庄的白梅已悄然开放。

恰在这时有场雨落了下来。

树林间,那人的剑仍未见停顿,白色的身影在梅间翩然穿行,入眼皆是一片剔透的、蕴着雨雾的白。

西门吹雪撑着一把青伞,缄默着立在林前。

十丈开外,一阵缥缈却仍不失凌厉的剑气直直地划空而来,却刚好在他跟前骤然停下。

剑气所过之处,有莹白的花絮絮落下。

有人从这落梅中走出来。

“你怎么来了?”叶孤城淡淡地问,将剑收入鞘中。

“……”西门吹雪将伞朝他的方向稍稍偏了些,沉默地伸出来手,拈去他衣襟上的花瓣。

叶孤城突然抬了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半晌才说:“西门……你不必……”

西门吹雪淡淡的目光落在他微微濡湿的衣衫上,他执了叶孤城的手,拭去上面的水痕。

被他握住的那只修长的手动了动,继而指尖又被带着暖意的手掌包裹住。

掌心内的冰凉触感让西门吹雪蹙了眉,他放开那只手,从袖中取出一只暖炉。

他把暖炉塞到叶孤城手中,再把他的手握着。他的眼神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他道:“拿着。”

叶孤城垂着眼眸,他的神情和沉默让人猜不出心绪。

西门吹雪看着他,又说:“很暖和。”

叶孤城抬了眼,就撞进对面那人深邃静谧如夜色的眸子里,仿佛霎时将他周身所有事物尽数抽走,好似天地间,就只余这个与自己对视着的人。

还有泠泠的雨声。

炭块燃烧的温度传来,于是指尖也变得暖了起来。叶孤城回过神,淡淡地说:“嗯。”

西门吹雪神色淡然,良久,他在这缄默之中向叶孤城靠近了些许,将唇附了过去。

凉薄的唇瓣贴在一起,平白生出了几分暖意。

谁也没有动作,一时间,什么都是淡淡的。

这场雨是淡的,梅香是淡的,温度是淡的。

……就连这个吻,也是淡的。

 
 

fin

 

评论(1)
热度(29)

© Cumulo-nimbu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