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t'aimais,je t'aime,je t'aimerai.

【西叶】眉,眼

    池面因他的动作泛起了波纹。

    有月光穿透云层洒了下来,照在他眼前这个人裸露的皮肤上。
    空气中缭绕着淡淡的药香,水雾蒸腾。而眼前人的皮肤莹润如玉,与淡褐色的池水相衬显得愈发白皙。
    他伸出一指轻轻按上眼前人的颈侧,沿着脖颈至肩的弧度轻缓又带些力道地摩擦而过,将覆在上面的细小水珠尽数拭去。
    叶孤城的双目轻阖,略有些乏力地靠在池边。
    紫禁一战后,西门吹雪将他带回了万梅山庄。由西门吹雪的寥寥数语可知,他虽大难不死,却在那之后昏迷了数月。
    叶孤城的唇角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他心知那一日西门吹雪的剑刺在什么位置、刺得多深。
    他们的决战,本就作好了以一方之死而结束的准备。 
    西门吹雪尽力一战,叶孤城一心求败。
    大难不死,谈何容易?
    叶孤城苏醒后,心下已有几分了然,然而清醒至今心口总被夙夜不停不息的阵阵疼痛刺着,他实在没有精力去思考过多的事。
    
    他这夜方被西门吹雪抱入池中,就被暖气升腾起来的药香熏得昏昏欲睡。
    初次被带来药浴的时候他是拒绝西门吹雪的怀抱的,但沉默之中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独立行走,即使有难平的心绪也只好由了他去。
    他的头脑昏沉,便是连西门吹雪走进池中也没发觉。那人轻轻托起他靠在池边的脸,将手臂绕过他的腰,身体逐渐靠近,呼吸近在耳畔。
    叶孤城正欲睁开的眼便被西门吹雪的手掌盖住了。
    他的手没有多做停留,从叶孤城的眉眼下移,经过瘦削的下颚,缓缓下移到颈前,合拢的手掌贴上去,手指微曲着摩擦着他的皮肤。
    他的右手拈起叶孤城散在水中的发,食指将其中一缕卷起,将它绕在修长的指上,拇指一松,那缕发丝又挣脱了禁锢全部散下。他低眉认真地思索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孤城还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眼睫上沾着些水珠遮挡了他的视线,他复而重重地闭了闭,让那些水珠向下坠去。
    他开口,嗓音是长久未发声的沙哑:“西……门……”
    “嘘。”西门吹雪的手指轻轻按在他的唇上,在他的耳畔轻轻地吐气道:“你现下不便开口,少言为妙。” 
    叶孤城的双眸半睁,他努力向身后看去,觉得现下的情况十分不妥,没想到西门吹雪另一只绕过他腰的手将他紧紧地圈住了。
    被一直以来不相上下的对手以这样的姿态抱在怀里,叶孤城觉得十分地诡异,他想挣脱开来,却发现四肢愈发地失力,体内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阵燥热。
    直到西门吹雪轻轻咬上他的耳朵,耐心的吮吻着让他觉得十分地痒,他难耐地从紧闭的唇中发出一声闷哼,偏头试图躲开他。
    西门吹雪在他身后,左手扶住他的下巴,侧身前去和他唇齿相接。
    他细细密密地温柔舔吻着叶孤城濡湿的唇,手臂却略微用力将他转了个身来,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他盯着叶孤城的双眼,舌尖探进他齿间,撩拨着他躲闪的舌头,用力地汲取他口中的津液。
    直到吻到叶孤城双颊泛上不自然的绯红方才不舍地离开,西门吹雪轻啄了一下他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唇,漆黑如墨的眼睛深深地望进他的眼里。
    叶孤城脑袋一片混沌,他在迷迷糊糊中睁眼,看到对方深邃的眼眸,似有千句万句难以开口的话,全部凝在喉间,凝在唇边,凝在这如画般深刻俊朗的眉眼之间。
    ……明明是如此绝世的人。
    正欲再次闭上的双眼却被对方的动作引得睁开来。
    他抬眸,西门吹雪也望着他,右手抚上他的脸,指尖穿入他的发中,拇指在他的鬓边细细地,缓缓地摩挲着,语气有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和缱绻之意。
    西门吹雪低低地道:“……叶孤城。”
end

评论(3)
热度(54)

© Cumulo-nimbus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