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t'aimais,je t'aime,je t'aimerai.

【宜嘉】畏罪

又名《被亲哥抓包后该怎么办》

 卡丁车……信我,车里有爱


◎涉及内容👇🏻

少量BDSM情节 年龄差7岁的骨科

雷勿入


——

 

王嘉尔正在酒吧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惊慌失措着,他的哥哥就已经气势汹汹地走向了这边。尽管他已经飞快地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此刻能想到的所有古今中外神明的名字以祈祷他哥没有发现他简陋的藏身之所,但隔间的门仍然被重重敲响了。

“开门。”来人沉声道,似乎压抑着滔天的怒气。

你发什么脾气,是我莫名其妙地很——王嘉尔刚一皱小鼻子嘴一撇,那门又被敲了两下。

“王嘉尔,开门。”他说,“我的耐心有限。同样的话我不会重复第三遍,”王嘉尔听见他似乎笑了一声,“你觉得是你会先从这里逃出来,还是我能先把这扇门弄开?我给了你机会,你知道后果的。”

电光火石千钧一发之间,向来在亲哥面前勇当俊杰好汉的王嘉尔认真分析了利害得失,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gaybar的借口都已想好,于是他祭出大招秒怂认错,脸上迅速摆出一个讨宠撒娇带点歉意的笑容,一边打开了门栓,甜声叫道:“哥。”

 

=

 

抱怨是一回事,装乖是另外一回事,王嘉尔底气不足得很,他今天刚跟他的Dom终止了合约,最后一次去完俱乐部又注销了名单后,他的这位Dom——现在是他朋友的人邀请他一道去了城郊这家最有名的同志酒吧。虽然略有尴尬,但王嘉尔并未作多想。尽管是刚刚解除关系的一对DS,他们二人向来是遵守游戏规则的,游戏时间之外是互不干涉的陌生人,尊重与平等是这段关系的基础,大家好聚好散两不相欠,就以朋友身份一起出去嗨也没有不妥。只是一到这里王嘉尔就被缠上了,他躲开那些陌生人作乱的手,趁乱挤进拥挤的舞池中,与一个长相称得上俊朗的小伙子看对了眼。

身体摩擦挑起诱惑和情欲,懂不懂跳舞不重要,重要的是合舞二人眼神与心意的交流沟通,王嘉尔探出舌尖舔舔嘴角,那人揽上他的腰,另一只手刚刚摸上他的屁股,他一抬眼,就发现了大老远出他哥正冷着脸一言不发地大步走过来。

尽管他有些近视,但他觉得他不会认错那个人。

王嘉尔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迟钝了几秒眨眨标志性的大眼睛,好像仍在反应这究竟是不是幻觉,他眼睁睁看着那个他从15岁开始就喜欢的家伙穿过人群,迷乱炫目的灯光打在他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装上,他俊美的轮廓几乎晃花了王嘉尔的眼。

他二话不说挣脱了舞伴转身就走,那人还以为这是他欲擒故纵的把戏,马上拽住他的胳膊贴上来,简直都快亲到他了,“甜心,别这么调皮。”

调皮你妹啊!王嘉尔在内心尖叫,欲哭无泪地发现他哥已经就在几米开外了,他一咬牙用力把对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扯下来,然后撒腿就跑,一路撞到数对调情的同志们,引起不小骚动。

酒吧里空间虽然不小,但情况紧急也容不得他多想,趁来抓包的人还没到这个转角,他猫一样地窜进了女厕。

他以为段宜恩不会这么快发现他,更何况他还躲在女厕所,他这个一向要面子的大哥绝对不会贸然就进来。

他自以为这点子出奇制胜,却显然低估了那人的怒气值和关键时刻更显果断的作风,在逃匿失败后,权衡片刻,还是主动站了出来。

这里女客人偏少,洗手间现在也没有人,但一会儿可保不准了。王嘉尔不想到时候在女性面前丢面子,侧过身就满脸堆笑道:“哥,我们出去说。”

哪知段宜恩一把捉了他的手腕,眼睛一眯眉弓微压,将人直接带进隔间里抵在墙上,一手关了门,唇角的笑意简直是冷酷又锋利的。“就在这儿。”

王嘉尔倒抽一口凉气。这种情况下看到段宜恩的笑绝对称不上走运。这笑面虎,声音都冷地快掉冰碴了,笑容却还是岿然不动无懈可击的高深莫测。更何况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段宜恩怎么找到他的?他一个直男怎么会来这里?他又知道了多少……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又会怎么对自己?

想到不久前他那曾经的Dom车他从俱乐部出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那太可怕了,他祈祷千万不要——

“开车把你带过来的人是谁?”显然,世事不能皆如王嘉尔所盼,段宜恩一针见血的问句让他如鲠在喉,他还没有开口,又听到他问:“多久了?”

你们保持这样的关系多久了?段宜恩狠狠地捏着他的腕骨,眸子里像燃了火,烧出一片漆黑的荒原。

他真想问问王嘉尔,你知道我的心情吗?

 

=

 

段宜恩好几个朋友都是涉及这个圈子的,男女皆有,其中一个还是一家俱乐部的管理,这次说先给他开个后门让他去感受感受,还挺神神秘秘地说他很有可能会喜欢这个游戏。

俱乐部里的大家都戴着面具,段宜恩也是。有Sub透过这层冰冷的硬壳看出他的不同寻常,一个劲儿地盯着他瞧。

什么都分三六九等。他冷眼看着这里的一切。有淫乱不堪的,有故作优雅的,也有手忙脚乱的。

他不懂朋友为什么说他会喜欢这种游戏,也许真的有人能从这种关系中获得快感,但他并不认为他也会。

于是他退到角落,略显无聊地在自动榨汁机那儿打了杯橙汁一点点地抿。

正在这时,他看见了两个人正从电梯里走出来。

他只有一瞬间的迟疑,在考虑是不是自己眼花,但他几乎是立刻又认出了那个人。尽管他脸上也戴着这掩人耳目的面具。

不是他段宜恩火眼金睛,而是这人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他的气质、轮廓、身形,甚至站立的姿势。

那小他七岁的弟弟此刻正被另一个男人搂在怀中。事实上,他们已经很显眼了,就浅显的观察来看,像他们这样在游戏里关系也近乎平等的一对并不多见,多数的Dom在游戏时间内会尽可能地充分表现自我的地位感。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那个人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这里,就足够让他怒火中烧。

这是已经完事了?

他冷笑一声,没有轻举妄动。这里有规则,他不想因为他的莽撞而让朋友为难,于是目光一路紧随着他们走到服务前台,陌生男人在王嘉尔侧脸轻吻了一下,段宜恩咬紧杯沿,目送他们出了门。

他远远地跟在后面,驱车跟到这家酒吧。

他早就知道王嘉尔性取向不一般了,但这不代表他能欣然接受他的弟弟玩这样的游戏……或者说,与其他男人保持这样的关系。

他要去把他抓回来,然后……

好好质问他。

 

=

 

王嘉尔脸上是一片茫然,多久?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暗恋亲哥五年未果,机缘巧合下接触到这个圈子,通过这种途径来释放自己,到现在也才半年而已,他只有过一个Dom,还没来得及……但看来这一切都可能要被段宜恩强行中止。

“我……”王嘉尔啃着下唇,刚开口就被段宜恩凶狠地吻住了,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想把人推开了说些什么,怎奈那人早有准备地牢牢禁锢着他的双手,于是舌尖趁虚而入,肆意地侵略着他,不容抗拒地。

怎么抗拒的了呢。

与他生活在一起二十个年头,喜欢他的两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每一次接触、拥抱、撒娇讨宠、哭泣和笑容、陪伴与坚守,和似真似假的亲吻,他都忘不掉。

那些成长的年岁里,他常常囿于盲目追逐的恶果,莽撞无知的苦痛就像心上长出的刺藤,懵懂的他用手去死死握住,只留下污血和满手掌的伤痕。是段宜恩帮他拔除那些荆棘,将他从密室中解救出来,温柔地打开他的掌心,小心翼翼地吹气,轻声问他疼不疼。

他放弃了挣扎,这几乎是瞬间的事,顺从心意向来不用费太多力,他们唇舌交缠着互相吸吮,段宜恩圈在他腰上的手越箍越紧,吻得更加深入,王嘉尔喉咙间闷出情动的呜咽,腿软地几乎要站不住,整个人都快瘫在对方身上,他在亲吻的缝隙间迷迷糊糊地想:我不会真的会窒息在这里吧。

段宜恩心慈手软地放过他红肿的嘴唇,限制他动作的那只手抚上他的唇瓣,若有所思地,在上面细细摩挲。

“听着,王嘉尔。”他喘了口气,眼神幽深,“我不允许。”

王嘉尔不可置信地抬眼,目光交错了他却又慌乱躲开,一时心绪杂乱,不明白段宜恩这话的意思,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我和他现在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

段宜恩皱了眉,显然这话没对安抚他起到多大效果,就算王嘉尔在意料之外地给了他回应,他仍然处在怒火之中。

“不是我就可以?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可以,对吗?”他指尖下移,牢牢掐住王嘉尔的下巴。

“回答我。”

然而最令王嘉尔崩溃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作出什么回答,段宜恩环在他腰侧的手却像感到了什么异样,在他外套的口袋里顺手一摸,王嘉尔顿时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汗毛倒竖,冷汗出了一背,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惊叫着试图按住段宜恩的手:“等等!”

下一秒,他哥仔细地端详着手里的小东西,淡淡道:“这是什么?”

反应平静到似乎真的不认得那是什么玩意儿。

王嘉尔的脸烧起来,一路将热度带到了耳朵尖。

“他用这个玩你,是吗?”他忽然靠近了王嘉尔的耳侧,语气骤然危险起来。

——那是一只浅粉色的跳蛋。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33922


微博长图


http://weibo.com/5330230079/Ffs7nrAqv?ref=home&type=comment#_rnd1501780601666

评论(23)
热度(217)
  1. FCumulo-nimbuses 转载了此文字

© Cumulo-nimbuses | Powered by LOFTER